我的骚货班长 - 插插插综合网


厂子黄了,走投无路之下,去帮伙计晚上杀了一个月的鸡,最后觉得这也不是办法啊,得找个地方上班啊,机缘巧合下去到了一个令我有一段艳遇的厂子。

我的班长,比我大四岁,我一直喊他姐,我们在一起工作有快一年的时间了,平时,也就是一般的朋友。感觉没什么,直到有一天。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,厂里休息,我回家了,但是知道班长感冒了,于是抱着只是纯碎关心同事的意思,给买了些好吃的。中午回去了,到她宿舍给她送去,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,可能因为星期天的缘故,都出去玩或者上网了。只有生病感冒的班长在那。我把东西放到她床边,在边上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。

聊了一会,她把手好像开玩笑似得放在我的胸上,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:“你干嘛?”她说:“按摩啊!”

于是我也只是抱着开玩笑,吓吓她的心思也往她身上抓,谁知道,她竟然没反应,没有躲开。我的手就直直的放在她的胸上,突如其来的手感好柔软。她在我耳边吹气,轻轻说:“小李,你是处男?”

我说“那当然,我是好孩子。”

说着,她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,挑逗我的乳尖,在乳尖边打圈圈,“这是什么啦?柔软得像绵花,真想亲一口。”

我被她弄得整个人都酥软了,而且乳头在挑弄下很快很硬了。男人的乳头也很敏感。我反击似的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,隔着胸罩,我仍感觉到乳房的柔软和坚挺,手感是那么的好,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的,令我兴奋,禁不住用手揉搓起来。

班长被搓得软在了我的怀里,轻轻呻吟道∶啊啊……啊啊……真舒服。

班长的眼睛盯着我看,我在班长的注视下脸唰的红了,半闭起了眼睛。她的呼吸带着潮气,喷到了我的脸上,有说不出的芳香。班长慢慢把嘴压上来,舌头伸入了我的嘴里。

噢……我发出轻哼声,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女孩的舌头,使我觉得又柔软又甜美,要说天下的美味,可能就数女孩的舌头了……我贪婪的在她嘴里舔遍每一个部分,唾液在她的贪婪的吸吮中流进我的嘴里,我品尝着女孩略带香味的舌头和唾液,把她口中流到自己嘴里的口水全部吃进了肚里。嘴慢慢的下移,一直吻道乳房,含住那坚挺的乳头,来回的吸吮。

这时候她说,好弟弟让我看看你的大鸡吧呗,还没见过男人的那东西呢。我脱掉内裤,露出了肿得通红的大鸡吧,她用手纂住阴茎,这时它已经比刚才更红更大了,龟头部分有粘水流出,我翻身仰在床上,她却倒骑马般地骑在我的小腹部,伸手握住我的阴茎。

双手不停揉着,她将鼻子凑近我龟头,用鼻头磨擦龟头,伸手一握,然后顺势把包皮往下拉,此时龟头完全暴露在她面前……我抬头看向他的阴部,把脸凑向班长的阴部,她则分开雪白的大腿,只见在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肉缝,一颗鲜红的水蜜桃站立着,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的在张合,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,闪闪发光,排放出的淫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,连肛门也浸湿了,我用双手的食指拉开两片粉色的阴唇,看到了肉缝里面,肉缝里面早已湿透,肉洞口周边粘着许多发白的粘液,稍上方,很清楚的看到粉红色小小的尿道口,往上是一粒已经肿大的阴蒂,我用嘴含住她那已经肿大成紫红色的阴蒂,每舔一下,班长的全身就颤抖一次,同时嘴里也发出啊……啊……的呻吟……

我的舌头继续向下,当轻轻滑过小小的尿道口时,感觉到班长的小肉洞里涌出了一股粘液。

我又把舌头按在了班长的小肉洞上,细细的品尝着肉洞中粘液味道,舌头也在肉中慢慢地转动去磨擦肉洞中的粘膜,并在里面翻来搅去。班长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、头昏昏的,拼命挺起肥臀,把小浪穴凑近我的嘴,好让我的舌头更深入穴内。

弟弟你弄的好舒服,她不住娇喘和呻吟∶啊啊……噢……痒……痒死了……好弟弟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把姐姐的小穴……舔得… …美极了……嗯……

班长拼命地挺起白嫩的圆臀,用两片阴唇和小肉洞上上下下地在我的嘴上磨蹭着,不断地溢出的淫液很快使我的嘴巴和鼻尖变湿淋淋了。

好弟弟……姐姐不行了,你太会添了,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

一股股湿热的粘液涌了出来,我知道班长已到高潮……

没等她休息,我扶着那硕大的阴茎,扒开湿淋淋的小穴一点点吞进去,当完全吞到底时,班长不由满足的娇吟一声,抬头看着我们的脚接处,脸儿不觉绯红起来。我抱着她的大屁股,腰部向上一挺一挺的开始干了起来。

她看到我的阴茎在自己的小穴中一进一出,插得她的阴唇来回地翻动,阴茎上全是亮晶晶的淫液。

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麻……痒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啊……恩……恩……恩……啊……

硕大龟头对着班长的嫩穴开始快速的抽查!啪,啪,啪我的大鸡吧撞击在她丰满的屁股上,咕叽咕叽--阴道里的蜜液被我粗大的阴茎抽插的带出了阴道,在我的大力抽查下只听他不断的浪叫,“哇……啊,快——快插,我受不了……”

这时,只感觉阴道深处一股液体喷涌而出。烫的我的龟头一阵酥麻。

“砰…碰…碰”敲门声响起,刚要射出的精液就被强行憋了回去。

有人回来了,我急忙钻进被窝,假装在她边上躺着睡觉。一肚子的邪火憋得好难受,偷偷的趁她们不注意的时候,快速穿好衣服,流了出去。

晚上,实在是憋得难受,约班长去了旅店。

到了旅店波不急待的拥抱在一起,互相亲吻,摸着丰满的大奶子,手慢慢的到了双腿中间,手掌在那柔软的内裤上来回游走,隔着那柔软的布条,仍能感觉到那萋萋的茅草,很软。

顺着黑色半透明镶着蕾丝的内裤边缘手伸了进去,摸在那湿滑的阴唇上,好湿,像蛋清一样,很多很多,我把手指慢慢的插了进去,只听,咕叽一声,那淫水被挤了出来,弄的我满手都是,很快,她的嘴也来到我的两腿中间,班长抬起头,退下我的内裤,凝视因过度兴奋而勃起的阴茎,火热的呼吸喷在我的大腿根。

手握住我阴茎的根部,伸出香舌轻舔龟头,啊……意外强烈的刺激使我全身的肌肉不自觉地收缩。

阴茎上有一只温热的小嘴紧紧地吸着,湿滑小舌还在龟头上来回地舔着,我的阴茎已涨到极点,又大又硬。她在阴茎上舔了几遍后,张开嘴,把阴囊吸入嘴内,滚动着里面的睪丸,然后再沿着阴茎向上舔,最后再把龟头吞入嘴里。

强烈的快感使我的身体不住地颤抖,班长这时也用嘴在我的阴茎上大进大出,吐出来的时候,舌头上粘上的粘液在舌头和阴茎之间形成一条透明的长线……

哦哦……恩……等等,在弄我就射了。

于是停下来,在她双手的引导下,粗大的阴茎终于一点儿一点儿地进入她的肉洞之中,噢……好舒服……插得好深……她从下面抱住了我。

我的大鸡吧好像泡在温泉中,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禁不住慢慢的抽动起来。我抬起她的腿,好使我的大鸡吧插得更深,来回用力的抽插,每一次都能顶到子宫。

啊啊……噢……痒……痒死了……好弟弟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把姐姐的小穴……插得……美极了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……喔……干死我吧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爽死了……爽死了……快点用力。

阴道中被龟头带出来的大量淫水顺着她的阴部流到了大腿上,滑腻腻的……大鸡吧在他阴道不断抽插,我的大鸡吧在她阴道深处的感觉就像小嘴不停地吸吮着龟头,使我快乐到了极点。

啊……班长……好……舒服呀……再夹……紧一点……把整支……大鸡巴……都……吸进……你的……子宫……里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喔……你的……小逼真……真紧……又……好热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对……对……好棒……好姐姐……你夹得……我……好……舒服哟……喔。

我重复着活塞运动,频率越来越快,床板也剧烈地震动起来。我那十六厘米多长的肉棒更加勇猛,在班长紧凑、充满淫汁的肉洞里进出自如,这有点像打气筒给轮子打气。

好几次我将肉棒抽出,只留龟头在内,然后再狠狠得插入。我如此这般地再次干着班长的淫穴!龟头传来酥麻的感觉,我知道这次真的要射了,双手紧紧抓住她丰满的大屁股,用力顶在阴道最深处,她的阴壁抽搐着紧紧吸住我的肉棒,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了他的子宫里。

我们互相颤抖着。下体不断痉挛,喷射着粘稠、滚烫的精液,精液从她的阴道流出来,我把大鸡巴留在他身体里,相拥而眠!


上一篇: 伴娘小雪
下一篇: 欲海风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