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淫业员 - 插插插综合网


有天,筱云打电话来,他们证券公司,办一个趋势大师面对面下午茶的活动,是针对他们的顶级贵宾办的,每场30人。但有位客户,临时不能来,若再邀其他的大户,不是很尊重,就问我明天下午,可不可以参加?他说这机会,是故意留给我的。我就答应她,将我的行程改一下,参加这活动了。

当天下午,活动是在圆山饭店举办的,参加的人,几乎都是每月成交金额以亿计的客户。只有我是个小咖,但筱云解释说,我是某某人的代表。她们这次的行销活动,是针对创造80%业绩的20%客户举办的,活动应算是成功的。

活动结束后,筱云要我等她整理场地后,顺便一起回家,我说:『那我到后面的咖啡厅座座!』顺便用电脑上网处理一下工作,我坐在窗边的位置等她。约半小时,筱云就来了,我请他等一下把工作作一段落。

忽然间,下起倾盆大雨,看到外面有个女子匆匆跑来,伸手进包包拿出钥匙,结果一甩,甩到旁边的山坡下了。筱云:『那不是文馨吗?』她就跑出去喊着。筱云:『文馨先进来啦,待会再找。』文馨就跑到筱云旁边。文馨:『筱云姐,我车钥匙掉下去了,很难捡。』筱云:『我看到了。先进来,全身都湿了。

这时,我也结完帐出来了,看到文馨原本波浪大卷头,被雨冲垮了,身上穿的是胸前有荷叶边的衬衫都湿透了,里面红色的胸罩都看到了。我:『我去开车,先上车再说吧。』就向餐厅借支雨伞,将车子开过来,让他们两个坐后座。

我:『有没有备用钥匙?在家还是办公室』文馨:『有!在家!』筱云:『她就住在我们家附近!』我:『那就回家整理一下,再来开车及找钥匙。』我脱下西装,『还有,把湿衣服脱掉,穿上吧!』文馨:『谢谢!』就很自然的脱掉衬衫,好像不在乎我看一样,穿上西装,扣起扣子,就伸手从后面,解开胸罩钮扣,然后从西装将胸罩拿出来了。途中聊天时,知道她是一个营业员,下午,她有位客户来参加讲座,所以就来招呼。

我:『哇!那你业绩很好,今天来参加的,都是上亿的业绩。』文馨:『我客户是医生娘团的代表,大概五六个,集资在玩股票,就今天问题最多的那位。』我:『我有印象,是个长的不错的贵妇。』文馨:『改天介绍你认识,你长的还算帅,搞不好,可以当小狼狗。开玩笑的啦!』此时筱云大笑。筱云:『很适合喔。

我就不讲话了,免得筱云越说越露骨。我们先送筱云回家,再到文馨家。我:『我在楼下等。』文馨:『不要啦,我要先洗个澡,整理一下,时间会很久,你上来喝杯咖啡吧。』我就跟她一起上楼,她家是ㄧ间小套房,一张床,一张长沙发及茶几,一个大衣柜及化妆桌,一个小厨房及吧台,一间浴室总共约15坪大。

她一进门,就脱掉西装,露出那丰满的双峰,是属于巨乳型的,也是一个放得开的女子。文馨:『我先洗个澡,你自己泡个咖啡喝。』就径自进去浴室了。出来后,只围条浴巾。文馨:『对不起!我在家裸体惯了,希望你不介意。』我:『这样,我还忍得住。』不过,接下来就有点受不了了。她开始擦保养液,先擦脸,再来是手,再来是腿,接着,竟然将浴巾拿掉,擦起双乳来。看得我是鸡巴冲血硬起来了。

我:『现在如果说,我还忍得住,一定被你笑我不是男人。但我们要不要趁现在雨停了,还有些阳光去找你的钥匙?』文馨:『找不找无所谓啦,不过还是要先去把车子开回来吧。』我:『那就请你快点穿衣服,走吧!』她就穿了一件,紧身银色连身裙,裙子非常短,几乎要看到屁股了,里面只穿一条丁字裤。她并且把她包包内的东西,全部到在茶几上。文馨:『里面东西都湿了。』我:『回来再弄吧。』我们就出门了。

在車上,我看到她雙腿及露出的底褲,她看到我的褲襠鼓鼓的。她:『難道你的DD,從剛剛看我裸體,挺到現在?』我:『我體質關係,只要雞巴硬起來,就要射精才會消,不然就漲漲的,雖然不是都很漲,但還是比正常時漲。』她:『那今天晚上,你要怎麼消火?』我:『冤有頭,債有主,當然找你。』她:『好!但是你必須幫我找到鑰匙。』我:『找不找得到,都要找你。』她笑笑說:『無賴!』回到圓山,天色已暗了。

她:『要不要在這吃個飯。』我:『不要在這吃,太浪費時間了。』她:『浪費什麼時間?』我:『吃完飯,就沒興致,在那爬來爬去的找東西啦。』就直接將車子停在她車子的旁邊,拿出我車上的手電筒,因為是LED的,還滿亮的,看了一下地形,只是一個長滿草的斜坡,下面是車道,車道邊有條水溝,由於下過雨,水流滿急的,心想若掉進水溝裡,一定被沖走。停車格邊有灌木叢,我就鑽過灌木叢,溜下斜坡,由於滿陡的,我是坐著溜下去的。我就由下往上找,找了一陣找不到。

文馨:『好了啦!不要找啦,沒找到,我也給你啦!』我:『我再找一下!』果然,我往水溝找,看到鑰匙就卡在一堆樹枝中。我;『找到了!』文馨:『哇!你好厲害喔!』等我爬上去時,馬上給我一個深深的擁抱跟熱吻。我:『那回家了吧!』文馨:『那麼猴急幹嘛?我肚子餓了,想去吃東西。』我:『那我們到士林夜市去吧?』文馨:『好啊!』

我們就各開各的車子,在士林夜市樓頂停好車,下去吃了蚵仔煎,生炒花枝等。文馨:『吃這些,晚上呯呯叫。』我:『我不必靠這個,就可以讓你爽歪歪。』吃完後,她說好久沒逛夜市了,想去逛逛。由於她穿的,雖只是小暴露,但因身材很好,我摟著她的腰,她貼著我在逛街,沿途被很多男性注目,有些似乎帶點羨慕的眼光。

沿途買了一些小飾品,沒買衣服。倒是帶我走進一家牛仔男飾店,說我褲子髒了,買一件賠我。走進去後,她挑了一件休閒褲,要我試穿,我要走進去更衣室之前,她竟然當著女店員面前,用手隔著褲子,猛擦老二好幾下。文馨:『你的兄弟可以出來透透氣了。』出來後,文馨一看,文馨:『還滿好看的,就買了吧?』我:『好啊!』女店員:『那我幫你量褲長。』

她就蹲著在量褲長,我轉了一下身,老二碰到她的手,她似乎感覺到那硬度,笑了一下。女店員:『先生,請你去換下來,我馬上跟你改。』我再進去換回褲子,將新褲子拿給她。她:『等我五分鐘就行了。』我就和文馨在旁邊,看看衣服,這時,碰一聲,店員使用的裁縫機馬達,冒出煙來。女店員趕快拔掉插頭。

女店員:『先生很抱歉,裁縫機故障了,能不能請你明天再來拿。』文馨:『那我們不要了!』女店員:『因為我已經完成一隻褲管了,拜託啦!』我拉住文馨的手。我:『不為難她啦,給我這裡電話,有時間,我就過來拿。』女店員就拿一張名片給我,她是店長叫王玉珠,臉蛋身材,長的都還不錯。【那當然!賣男飾的】。隨後文馨就不想逛了,提議回家。

我們兩人約定,誰慢到她家門口的,今天晚上要任人擺佈,我就答應了。我們都是開TOYOTA的,只是車款不同,我CC數較高,但被她搶過一個紅綠燈,我就輸了。回到她房間後,她:『今晚你是我的,先去洗澡。』我就沒說話,進去洗澡了。出來後,我也懶的包浴巾,見到文馨也全身赤裸,趴在床上。她見我出來,她:『過來幫我按摩。』我就使用去過按摩店用的方式,幫她按摩。

我:『我們今天才見面,你為什麼那麼主動要和我做愛?』文馨:『那你會不會覺得,我很淫蕩?其實,今天我全身淋濕時,你挺身相助。而且,筱雲姐之前有提到你,說你人不錯,而且跟你做過愛,說你很厲害,所以就想跟你做一次。』【但願筱雲沒告訴她3P的事。】我:『哇!筱雲還會吃好到燒報。』這時,我已經沒在幫她按摩,而是在摸她的蜜洞,也已經開始濕潤了。

這時,她翻身並轉身,來吃我的雞巴,我則含他的小穴。她:『哇!你的兄弟真的像雲姐說的,好硬喔!』被我吃屄一下子,她就開始淫叫。她:『嗯...嗯...哦...哦...我...咩咩...好癢...了,快插...進...來...』我感覺他的小穴,已經夠濕了,我就轉身,準備插入時,看到她床的對面就是衣櫃,下午,我並沒注意到,現在才發覺,衣櫃的門是一整片鏡子的,有兩大片。

從鏡子中,可以看到自己做愛的樣子,感覺不同,似乎有被偷窺的樣子,特別興奮。所以,一開始用多淺一深的方式插她。她似乎很敏感,每深插一次,身體就抽慉一下!她:『喔...喔...嗯嗯...啊...啊...好....舒服...再...快一...點...』但我不理她,慢慢的插,享受她那敏感的反應。

接著,她似乎不滿意,這樣的速度,就翻身將我壓在下面,變女上男下,快速的用小穴套進我的雞巴,還一面摸自己的雙乳,頻頻看著鏡中的自己,越看越用力,而且叫得更大聲。她:『啊!啊!啊!我...要吃...你...』我也不甘示弱,將我的屁股,上下擺動,她小穴往下時,我雞巴就往上頂,節奏配合相當好。一陣子後,她:『啊啊啊啊...我要...啊啊啊...出...來...啊啊...了...』她身體痙攣抽慉了幾下高潮了。

我感覺,我也差不多要出來了,但我看到她,那對豪乳,就拔出我的雞巴,夾在她的雙乳間,用手將她雙乳往內壓,我的雞巴在雙乳間抽插,還沒試過乳交,感覺不是很緊,但雞巴在柔軟光滑的觸感下,也很刺激的,最後就射精在她的胸前。之後,她就起身進浴室去沖水,出來後,她:『我很少能高潮,也沒那麼快就出來了。有些不甘願。』我:『我也很少那麼快出來。因為和你配合的太爽了。』她:『那我們再來一次。』我:『好啊!誰怕誰?』她:『剛剛我們打賭,你輸我,要聽我擺佈。』我:『願賭服輸,就讓你吃了我吧。』

這時,文馨打開衣櫃,拿出幾條絲襪,將我的雙手、雙腿,綁在床的四腳上,呈大字型,並拿出腳架及DV攝影機。她:『我要把我高潮的情形錄下來。』我:『改天不會在網站上看到吧?』她:『那可不一定?』我:『那我要表現勇猛一點才行。』架好DV後,她爬到床上,就吸起我的雞巴。沒幾下,雞巴就硬了。她:『很厲害,剛射精,馬上就起來了。』我:『是你舔的厲害。』

接著,她就背著我,蹲著將雙手壓在床上,將咩咩套進我的雞巴,套弄起來。我從鏡子看到她的景像。我:『你這樣姿勢很醜,很像青蛙。』她:『嗯...嗯...姿勢...嗯...醜...沒關...係...嗯...爽..就..好了...』而且速度越來越快。接著,她轉身抱著我,用乳房在我胸部磨,咩咩一樣套進雞巴,上下抽插。

男人跟女人,在性享受上,不同的地方,女人要第一次高潮很難,但第二次高潮,就會很快。男人若體力行,第一次射精快,但第二次就會較久。果然沒多久,文馨大叫好幾聲『啊!』就噴出水來了,把我身上弄濕了。這時,我還沒出來,我:『把我解開。』她趴在我身上,無力的爬到床邊,解開我一隻手一隻腳的絲襪,我就將其他絲襪解開。

把她推到床邊,她的頭,垂在床沿,我則從上猛插她的小穴。她:『啊阿....輝哥...我...不...啊啊...行了...饒了...我...啊啊...』我根本不聽她的,繼續插。她:『啊啊啊...我...真的..不..行...了...嗯...嗯...啊...』

接著,我在她屁股下,墊個枕頭,插入更深,感覺他的小穴,淫液不斷流出,身體也頻頻抽慉,接著,我站起來,拉起她雙腿並打開,讓她身體斜躺在床上,從上而下插她,她已經叫到無力了,只剩嗯嗯的虛弱聲。我則一直插到我射精為止。最後,我也癱在她身上,相擁而睡了。

二天後,坐捷運經過劍潭站,忽然想起有件褲子沒拿,就去那間男飾店。由於是中午時間,幾乎沒什麼人,當我進入店內時,只有店長玉珠在。我說:『我來拿褲子。』她見到我,她:『已經改好了,真是很抱歉,還讓你跑一趟。』我:『那我再買一件牛仔褲,能不能算便宜一點。』她:『那當然,我打折給你。』她就拿些牛仔褲,跟我介紹不同的款式。

她:『你喜歡穿怎樣的褲子?』我:『牛仔褲,我喜歡緊一點的。』她:『這樣不會憋著不舒服。』我:『什麼東西憋著。』她:『我那天不小心碰到那,好像滿硬的,穿太緊,不就憋住了。』我:『我又不是色魔,一天到晚都硬的。』【心想待會又有戲了。決定挑逗她。】

『那天是我女朋友刺激我,才會這樣。』她:『那那天晚上,你女朋友一定很幸福了。』我:『讓她虛脫,高潮幾次而已。』她:『吹牛!你們男生都誇大其詞。』我:『是嗎?沒試是不知道的。』她拿件褲子給我,她:『進去試穿吧?』我進更衣室後,將褲子及內褲都脫掉,然後穿上那件牛仔褲,故意拉鍊不拉,搓了幾下雞巴,讓她勃起。然後聽外面沒有別人,就走出更衣室。

我:『王小姐,很抱歉!我的DD又不乖了,褲子穿不下。』玉珠一看,大叫一聲啊!就自己遮住嘴巴。她:『你變態啊!』我:『你說我吹牛,讓你摸摸看啊!』玉珠伸出手,握了一下雞巴!她:『哇!好硬。』又再套弄了幾下,她:『哇!真的好硬!』『你跟我進來。』就拉著我DD,往一個門進去,那是間倉庫。

進去後,她就吸起雞巴。她:『嗯!嗯!』的叫。好像很飢渴,要脫我褲子,但那條褲子真的有點緊,她脫不下,就害我跌在一堆衣服上,這時,我起身將她推著,趴在衣服堆上,因為她是穿一件短圓裙,我伸手將她內褲脫的掛在一隻腳上,也不多做一些挑逗的動作,用手沾點口水,往小穴抹,感覺有點濕,就從後面插進小穴去了。玉珠大叫一聲!她:『啊!有點痛。』

我就改用,雞巴只在穴口抽插的短插方式,漸漸的,玉珠的穴濕潤起來了。她也開始發出舒服的聲音!她:『嗯...嗯...嗯...啊...咦....咦...』這時,我就插的更深,速度更快!我:『我有沒有吹牛。』玉珠:『沒有...你...嗯...真的...很厲...害...啊!讓...我好舒....服...』

由於地方不大,沒有變太多姿勢,就這一個姿勢,只是插深插淺,插快插慢的變化,讓玉珠的小穴,不斷有淫液冒出,感覺她的小穴,開始收縮了,我知道她快高潮了,我就猛插約十下後,她果然高潮了。我停了一下,把她轉身,想讓她用口交讓我消火時,她就跑出去了!

沒多久進來,就用嘴吸我的雞巴,一面用手玩我的蛋蛋,在她的舔功下,我射精了,她把我的精液含在嘴內,拿出我原本掛在更衣室的內褲,將精液吐在內褲上!她:『我要留做紀念。一個讓我高潮男人的內褲及精液。』在倉庫內拿一件新的內褲給我。當我要離開時,她:『下次要是褲子穿不下時,記得找她。』